www.301net
当前位置:www.301net > 专题聚焦 > 扫黑除恶

扫黑除恶 |陕西省扫黑除恶刑侦专家李小军——绝不放过一个恶人

            

发布日期:2019-07-03     信息来源: 西安日报     浏览数:1713    分享到:

被省公安厅聘请的西安市扫黑除恶刑侦专家李小军是个大忙人。近年来,李小军带领我市一个扫黑大队先后成功组织及引导侦办了多起重大涉黑恶案件,打掉了一个又一个危害一方的黑恶团伙。为了摧毁杨某辉犯罪团伙,他鏖战300天、刑拘22名犯罪嫌疑人,却没来得及陪病重的父亲走完生命最后一程。

恶人“辉辉”

今年49岁的李小军是西安本地人,父亲六七年前做了胃癌手术后,身体恢复得还不错。去年以来,李小军总说要带父亲去医院复查,父亲见他工作忙,一直推脱着说不需要。

后来,李小军因为忙于杨某辉一案,也就没来及再管。

案子从一天凌晨说起,浐灞开发区行政中心南侧一工地突发一起寻衅滋事致人死亡案件。近20名歹徒持仿真枪、大刀、洋镐把等凶器闯入工地,对正在施工的工人进行殴打。一名不满18岁、正给装载车修空调的工人被当场打死,5名工人受伤。这起涉黑涉恶的案件引起了社会强烈反响,省公安厅、公安部先后将此案列为督办案件。李小军成为这起案件的主办负责人。

通过暗访,李小军了解到,这个犯罪团伙的“男一号”名叫杨某辉,28岁,灞桥区十里铺人。浐灞生态区成立之初,十里铺周围有大量基建项目开工,脑瓜“灵光”的杨某辉马上盯上了这些有利可图的项目,承揽起土方开挖、建筑垃圾回填的工程。

杨某辉当过兵,还当过班长,是个很有组织能力的人。虽然给手下发钱不多,但每有团伙成员过生日,杨某辉一定会请客吃饭,再到歌厅嗨到深更半夜。“辉哥”讲义气名声在外,就有些年轻人乐意跟着他,想拉他这个大旗做一做虎皮。时间长了,杨某辉在灞桥一带的“名气”就打出了,被称恶人“辉辉”,连新城、雁塔区的工地也频频染指。他看上的工地,常常一个电话打过去,别人就得退出来,不退,就得给他拿现钱。

雪夜审讯

案发后,杨某辉等主要犯罪嫌疑人均逃到外地。李小军通过暗访和查询附近派出所接的处警信息,开始一点点“剥洋葱式”查案。因为经费紧张,专案组十五六个人,一直借用某物流市场内的简易房办公。

进入秋天,李小军父亲病情加重。李小军是父母唯一的儿子,不得以,父亲只好告诉李小军,他需要住院治疗。可这个时候,工作正一环扣一环地往下开展,身兼本案指挥员和专案内勤二职的李小军若不在,侦破工作将面临停摆。

给父亲办完住院手续,李小军叫回了在外打工的姐夫。从此,他白天在专案组,晚上尽可能再去医院顶替姐夫,直到父亲出院。

入冬之后,外逃的杨某辉投案自首。虽说自首了,但杨某辉想好了一套对付警察的台词,什么实质性的内容都没有。

审讯杨某辉的地点,放在了市刑侦局位于长安区的一个办案点。那天特别冷,傍晚时还飘起了雪花。临近午夜,李小军接到了母亲的电话:“你爸已经好几天不吃不喝,你是不是回来一趟?”李小军知道,母亲怕耽搁他工作,小事儿是绝对不会给他打电话的。这会儿,手机里已经传来母亲隐忍不住的哭声了。挂了电话,李小军赶紧走到院子里,路灯下,李小军仰起脸,任凭冰冷的雪花打在脸上,合着泪水一起往下流。

40公里外,是等着他去关心的老父亲和彻夜难眠、竖起耳朵盼他回去的老母亲;而眼前,是10多个连续奋战、已经疲惫不堪的“战友”。

李小军清楚,这个节骨眼儿上审讯工作如不火上再添一把柴,自己这一离开,大家千辛万苦侦破的案子,很可能做成一锅夹生饭。

定了定情绪,他决定继续审讯杨某辉。也许是病危的父亲给了李小军不一样的气场,在他的步步紧逼下,一整天都在百般狡辩的杨建辉终于绷不住了,开始吞吞吐吐地交代实情。审到凌晨两点多,越说越顺畅、越说越轻松的杨某辉突然回过神问:“李队,现在这些事儿,大概就够判我无期了吧?”

一个不漏

拿下杨某辉,已是凌晨5点。李小军洗了一把脸,冒雪开车往家赶。把父亲往医院送的时候,父亲虚弱得连坐都坐不成。李小军开着车,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

父亲住院后查出肠梗阻。可就在手术前两天,杨某辉团伙的“男三号”又到案了。“男三号”是杨某辉的战友,曾经动手打过两个警察,落网后态度极差。同事连审两天,他什么都不肯交代。手术前一晚,在医院安排好父亲后,李小军立即赶回办案点,先跟“男三号”聊部队经历,结果,聊了40分钟后,“男三号”招了。

早上回到医院,李小军被黑着脸的大夫训了一顿:“有你这样当儿子的吗?你爸的手术等着你签字,你倒跑回家去了!”

不同于一般的刑事案件,涉黑案件个案的罪名认定比较复杂。其罪名定性是否准确,会影响到侦破工作的整体布局,甚至决定着案件的成败。对于杨某辉团伙使用的“软暴力”,李小军有自己的见解,也是在他的坚持下,浐灞玄武路某工程案单案成功以“敲诈勒索”定案,成为西安扫黑除恶工作中首例“软暴力”案件认定起诉。

后来,这起案件的22名犯罪嫌疑人中,一人被判死缓;杨某辉获刑20年,“男二号”获刑17年,“男三号”获刑14年。庭审间歇,杨某辉曾恶狠狠地瞪着李小军;“男二号”甚至大声对李小军咆哮:“姓李的,你把我骗了,你等着我出来!”李小军回应他们的,只是一个不屑的冷笑。

这时候,李小军的父亲已经去世了。


返回
上一篇:扫黑除恶 |市公安局公开征集以葛七宝为首的黑社会... 下一篇:扫黑除恶 |陕西省纪委监委 一案查办多名涉黑“保...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